当前位置:《我们》纯文学网»长篇连载»正文

甄花仙

  第一章神农辨药尝百草太阴下界化赭鞭

  遠古時代。

  太行山紫金顶东侧,药仙山上。

  一个龙颜大唇、威武雄壮的男子,背上背着一个草药袋子,手提一根自制的木箭,行走在杂草丛中。若是发现了之前没见过的无名小草,他就用木箭挖出来,放到嘴巴里尝尝,根据“莠草味甜,良药性苦”的口诀,只捡那苦的,放进袋子里。

  他就是炎帝神农氏,正在辨药尝百草。天空中烟云缭绕,白烟和祥云将这座大山锁成了一座雄伟、神秘的仙山。

  就在神农仔细寻找、辨尝之际,忽然,从前方草丛中蹿出一只玉兔来,你道这兔怎生模样?只见它:

  耳大如鹏举

  睛红赛亮灯

  皮毛白锦缎

  项下彩玲铛

  此兽见了神农,不但不惊不逃,反而俯首叩拜,口吐人言。炎帝暗暗称奇,遂停下手中活计,且看它怎样行事。只见那玉兔言道:神农首领,莫要惊诧,我是本山得道的一只兔精,只因您不顾个人安危,亲尝百草,造福百姓,天人感动,小仙我亦钦佩不已,今访得此山背面山坡之上有仙草一株,可为百药之长,您若欲取之,可随我前往。

  神农闻之,喜出望外,言道:我自辨得第一味草药“姜”以来,至今已尝得药材九百九十九种,却不曾得百药之长也,今若有此获,真乃天大喜事,如何能错过?有劳上仙速速引路。

  玉兔闻之,便在头前带路。神农背起近百斤的草药袋子,单手提着挖药的木箭跟在后面。

  到了山后,只觉一阵阵奇香扑鼻,沁人心脾。待四处张望,又不知从何处传来。只见前方有一块巨大的山石,高有数十丈,宽有几百尺,像一只硕大的蛤蟆蹲在那里。绕过石头,玉兔突然不见了,炎帝正在诧异之时,忽见前方金光闪闪,熠熠生辉,有一株仙树,生在山坡之上。好仙树,只见它:

  花盛攒金粟

  天宫宝库筹

  叶凝山海碧

  根错老龙虬

  香气冲霄汉

  华光耀九州

  太阴临下界

  草木性情昭

  炎帝看罢多时,心下欢喜:果然是一株仙根,生的姿容清奇,不同凡响!那玉兔说它可为百药之长,当非妄言!只是,药材这种关乎性命之事,不可大意,此树药性如何,花、叶,枝、根是否皆可入药,还得我仔细一一尝来。

  炎帝想罢,迈开虎步,来至树下。伸手去摘那金灿灿的花朵。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一阵清风缭绕,烟雾弥漫,那树不见了踪影,化成一条十余丈长的大黄蛇。这黄蛇,黄澄澄、金灿灿的,像是纯金打造;威吓吓、风吼吼的,似是江河咆哮。前后虽无千般随从,一动倒有万钧力量。不似蛇类多蜿蜒,倒像鳄鱼出水面!

  这黄蛇,张开大口,直奔神农而来。神农暗叫不好!此为何方妖魔,在此变化了,欲害我之性命?待我降伏它来!

  好神农,真个是个英雄,只见他甩掉草药袋子,两膀摇晃,有万钧之力,让过蛇头,抓住蛇尾,使劲儿的摇晃,嗡嗡嗡几下,像甩一条大橡胶袋子,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

  这蛇绝非等闲之辈。可是俗话说得好,一物降一物,如今它遇到了自己的真主,自然就轻易的俯首就擒了。

  这蛇摔在地上,扭了几下,变成了一条鞭子,上面还有几个字迹,神农定睛观瞧,见是“赭鞭”二字。不住心下合计,赭鞭,乃是天上玉帝司药之神鞭,今日因何落在这里?

  正思度间,忽听耳边有人言到:炎帝不要狐疑,老朽来和你说分明!炎帝回头观瞧,见是一老者,须发皆白,不染尘埃,白衣胜雪,无有垢霾。仙气飘飘,绝缘俗媚,香风阵阵,远离浊秽。炎帝想,今天不知是什么日子,接连遇上奇异之事。观此老者气度非凡,定非常人,我当恭谨些才是。于是抱拳拱手施礼道:老人家,不知您是何方神圣,对我神农氏有何指教?

  老者走上前来言到:我乃上方太白金星是也。只因你以身犯险,为百姓尝百草辨药材,天人感动,玉帝这才命我将天宫司药之神鞭“赭鞭”赐予你。这神鞭,可是大有来头,乃是月宫里的太阴星君所化,太阴星君居于月宫之中。在月宫里,有一座百花宫,太阴星兼百花仙子之职,统领百花,同时负责研制药物。尔今,玉帝感你之德行,将此神鞭赐于你。用此鞭鞭打百草,可知其性良、性莠、性温、性寒、有毒、无毒是也。自此以后,你将不必再以身犯险亲自试毒了。

  炎帝闻听,慌忙跪倒:鄙人何德何能,敢受玉皇如此厚赠?再者,那太阴星君乃天界上仙,如何能委身于我掌中?此鞭我断然不敢受!

  太白笑道:即将此神器予你,自有他合理之处。你前世也非凡尘之人,与这太阴也是有前缘的,只是如今你二人都要下凡历劫,此为天数。

  神农要问自己前世,太白似看出他心思,摇头道:天机不可泄漏,到你该知晓之时,自会明了。只是这神鞭之口诀,今当授予你,你且记下:莠草性甜播火,良药味苦生烟,温类赭鞭会膨胀,寒物神器自收缩,无毒的,不变色,有毒的,自改颜,毒轻的,呈紫色,毒重的,鞭发黑。

  炎帝一一记了,待要再次拜谢之际,金星已腾空而起,那巨石亦升在空中,化作一只三足蟾,先前那只玉兔也出现了,随同金星一同返回天宫去了。

  神农心想,早听说月宫之中有蟾蜍、月桂和玉兔,月桂,当是化做赭鞭之太阴星君,那蟾蜍和月兔,当是眼下之所见了。它二仙兽自是一同护主下界,如今返回天庭复命去了。正在思想间,忽听耳边有轻泣之声,似风过竹间,低头一看吃惊非小,是赭鞭流泪了。

  神农道:星君何故悲伤?

  仙子言道:我自被封为星君以来,以月宫为家,终日与兔儿蟾儿为伴,已不知过了多少载,早已情同手足,今日骤然分别,怎不叫人伤心!

  “都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想不到月桂仙子如此有情。”

  “谁说草木无情,不单我有情,我那百花宫中众位姐妹皆有真情。上方更有一株绛珠仙草,要在后世临凡,将一生的眼泪还给神瑛侍者,如此更是一位性情中人!”

  “这倒也是,不过,太白金星刚刚说过,咱们前世也是有缘之人,你当我是好友,或可解此离别之苦也。”

  星君听罢,亦喜亦悲,悲的是,当初她那凤目美髯,风度翩翩、爱她如命的凤凰哥哥,如今变成了一个龙颜大唇、威武雄壮、视她如同陌生人一般的首领。更何况,他们的感情是他们的,和兔儿蟾儿的手足之情又另当别论。喜的是,终于可以待在凤凰哥哥的身边了,他毕竟是自己的凤凰哥哥再世!和自己最爱的人一起完成一个利益苍生的使命,这是一种莫大的幸福!

  “多谢首领宽慰,我一介女流,善感多愁,一时失态,还请首领恕罪!”

  见她不再悲伤,神农也松了口气。心想,这星君倒也有些性情。

  “星君为何不现人形?难道要时刻做神鞭吗?如此,岂不委屈了星君?”

  “首领为了辨药尝百草,可以以身试毒,如此之事首领都不觉得委屈,我这又算得了什么?况且你我身负天命下凡,要俱得以本相示现,是要待天时的。”

  炎帝见她如此说,也就不再多言,带着神鞭回了部落。

上一篇 [伊本才女]禁锢的青春·第1章 酸火醋拳
下一篇 [浮梁河]斗彩园 第一章

我来说几句

验证码:

评论区:已有 0条简评,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