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们》纯文学网»散文诗»正文

我在遥远的地方给你写信(之74)

  

  1

  你坐在树下,神色安宁,没有忧伤。

  其实,忧伤的只是你身后的树,和他累累的伤痕。

  在他沉默的眼神里,你渐渐长大,成熟,日益苍老。

  现在,是一片马上就要被风卷走的落叶。

  

  

  2

  树下,有人和我遥遥相对,

  盘腿,不言不语,绵长的呼吸就像一些多余的时间。

  他想悟出点什么。悟出来了,就是即将虚空的佛。

  

  我已悟出了一点什么,却不能说出,

  说出来就是对你的残忍和亵渎。

  

  

  3

  树上是空门,树下红尘三千里。

  你用眼泪浇灌着身下的泥土,枝繁叶茂,明媚动人。

  我用眼泪洗刷着身上的泥土,那些根,茎,叶的重。

  

  我说,这个世道开满恶之花,孽障从生。

  你说,存在即是真理,绝不能敷衍生命。

  

  

  4

  村东古树的树洞里,我曾经掏出来一只幼小的八哥。

  现在,不知道还能掏出来一些什么。

  

  而你,不时地窥视着我的伤口。

  一不留神,就被你探手进去。多年后,

  关于那些疼痛,还是麻木。

  

  

  5

  有多长的时间没有磨过那把刀了?

  如今,我早已忘记了疼痛。

  高高举起你的刀吧!

  没有刀,我们很快会忘记自己是一棵树,只是一棵树。

  

  

  6

  这么多年来,你把自己削成一个钉子,钉在我的身上。

  再把我削成一个钉子,钉在你的身上。

  我们都疼痛,不舒服,难受。

  

  你说:这就对了,

  这就是真实的我们,真实的生活和幸福。

上一篇 [伊本才女]海浪·纪念碑·耸立的铁索·十月
下一篇 [caizijian]小站

我来说几句

验证码:

评论区:已有 0条简评,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