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们》纯文学网»散文诗»正文

《游子》(外二章)

  《游子》(外二章)

  

  文/胡有琪

  

  

  白天,匆匆的脚步总是把自己摔得七零八落,没一块影子是成形的。

  云,总是在他乡飘荡,而找不到落脚的地方。而云又太轻,驮不起故乡的思念。

  在大城市里,东一条路是陌生的,西一条路同样是陌生的,全都瞪着陌生的眼望你。

  你想把每一条路都搂在怀里,亲热。路立马退避三舍,汪汪大叫。

  你想把脚印当种子,种在每一块经过的土地。而城市里都是柏油路,水泥路,它们拒绝你的脚印乱刻乱画。

  这么多年,你都没有捂热迎面而来的冷漠、轻视和不屑一顾。

  你,还是故乡的一株芭茅草,只能在梦里登上故乡的山坡坡,摇曳。

  

  远方始终是你的远方,你望不到天涯。

  风始终是冷面的导游,不象故乡的风总是温柔的抚摸你。

  在他乡,遇到一个故乡的故人,是你最幸福的时刻。

  你的方言立刻派上了用场,亲热地大喊大叫,惊得城市里的雀鸟四散。

  那些高高在上的窗子,立即纷纷闭上,仿佛你在投掷手榴弹,炸翻了它们的宁静。

  只有此刻,你的喉咙才快活得乱蹦乱跳,眼睛里全是一朵朵故乡的花,一瞬间绽放。

  

  每到夜晚,你总是在电视里寻找故乡。

  每次,你总是寻兴而来,往往却败兴而归。

  好在,你还有一杯酒。一杯酒在手,你立马威风。

  故乡就在酒里慢慢探头,喊你的乳名。说:娘在想你了。

  你有泪溢出。

  

  你的故乡,总是在酒里。

  酒足饭饱后,故乡又是一个影子,飘来飘去。

  你,又是一个孤独的游子。

  梦在远方。

  

  

  

  《一杯酒,会洗去我们的谎言》

  

  

  那个年代,我太爱背别人的语录,而自己却慢慢变得萎琐,失去了自己的语言。

  见人,我说的都是没有感情的话,就象鹦鹉学舌。

  我把感情当成意志薄弱,毫不留情的加以嘲笑。

  我丝毫没有想过,不是自己的话,就是谎言,就是谎话。

  

  这么多年走过来,我终于发现,我是没有思想的一个人,幼稚得可笑。

  这还不可怕,可怕的是,我渐渐消失了痛感。

  感谢上帝给了我一只酒杯。

  在酒里,我终于找回自己的灵魂。

  在酒杯里,我学会了忏悔,学会了笑,更学会了哭。

  别人说我是自己糟蹋自己的酒鬼。

  其实我自己明白,我是明明白白的酒鬼,不再是别人的传声筒。

  一杯酒教会了我做人,洗去了我睁着眼说的谎话、假话、没有盐味的话。

  在一杯酒里,我自己拯救了自己。我终于敢挺起自己的胸膛子,看天,看地,看大千世界。

  在一杯酒里,我绝不会重复别人的口水话,喝别人的残汤剩水。

  

  一杯酒,就是我的一面镜子。

  在一杯酒里,我看到了曾经的我是那么的丑陋。

  在一杯酒里,我看到了自己的血液清晰奔跑的影子。

  

  现在,我已知道了疼,更知道了痛。

  我忍不住喊出了疼痛,对,是疼痛诗歌,不是酒话。

  这时,我才知道,我真的还是一个诗人,还活在一首诗歌中,呐喊。

  

  

  

  《论医》

  

  

  有病,就得问医。

  向医生俯首称臣,此时,皇帝也得把命运交到医生手里,看医生的眼神行事。

  这不是卑躬屈膝,也不是叛变信仰。

  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有病就得治。

  

  你治得彻不彻底,病,也就好得彻不彻底。

  彻底解决,就必须彻底查清病因,让病灶暴露出短板,让医生对症下药,一剂汤药杀敌。

  治病,你就不能慈悲,而是宜将剩勇追穷寇,让病魔无法渡过乌江,逃窜。

  然后,又卷土重来。

  当然,一句话就可以横马当关,唬退压上心头的乌云。这就是神医。

  而金针度穴,一针起疴,就是空手妙妙,妙手回春。

  而一杯酒就打开心结,端的是治病于无形之中。高,的确是高。

  

  善用药者,东风可借,西风也可借。草船借箭,事半功倍。

  良医者,太阳是他的一味药,治阴虚。

  善医者,水也是他的一味药,治阳亢。

  入化者,随手拈来皆是药,万物皆药,万病皆是一病,一笑可治。

  

  今天,我自己在给自己贴膏药。

  哈哈,我不是医生,我也是病人。当然,久病成良医,我也学会了给自己开药。

  我不讳疾忌医。

  当我把膏药贴在太阳穴上,你别笑,我可不是鲁迅笔下的阿Q。

  我是阿胡。

  

上一篇 [胡有琪]《一到春天,小草就开始暴动》(外一章)
下一篇 [胡有琪]《与一片雪对视》(外一章)

我来说几句

验证码:

评论区:已有 0条简评,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