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们》纯文学网»散文诗»正文

大寒

天气变了,变得寒上加寒,冷上加冷。

有风,越走越慢。长长的鼻涕变成了冰棍,瞬间,就直直地柱在地上。

胆小如鼠的炉火也是战战兢兢,越烧越没有温度。

那可怜的火苗有气无力地挣扎着,偶尔吐一下舌头,喊救命。

寒,寒冷,寒噤,大寒。

敢开门迎客的,就只有尚未冻僵的梦,还在梦中举旗,抗寒。

此时登基的大寒,真的是吸千年寒冰之灵气,携万古冰川之气势,威风凛凛。

它一挥手,北国千里雪铁蹄横行,万山匍匐。

它路过的地方,河面上,冰冻为桥,呵气成霜。

在这万物蛰藏,万物神敛的日子里,多少风流故事被打回原形,原形毕露,露出一地狰狞。

多少翅膀被冻僵,苍天已不见踪迹。

多少道路无耻投降,不再是道路。

仿佛,这世界所有的歌声都被封存,唯有大寒的笑声。

仿佛,大地已无路可走,大地上已关闭所有的门,唯有大寒的门扉在吱吱唔唔。

此时,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越是绝望的时候,越不能绝望。

你只要静心,就会听到一地麦苗在地下摩拳擦掌,喋语密谋。

一朵红梅还在点灯研墨,以血写诗。

一杯酒,又一杯酒开始联手起义,喊拳。

一碗腊八粥和大寒掰手劲,逼得大寒步步后退。

有爆竹开始和胆怯挑战,亮嗓子。

梦醒,许多事都是一层纸,一根手指就会捅破。

大寒,看似冬天威风凛凛的保护神,却在敲冬天的丧钟。

冬天才是最后的蚂蚱,没有多少日子可以蹦跳了。

冬天的脸色越来越白,在大寒的后面,立春已不再潜伏,铁骑已在对岸集合,准备抢船渡河。

大寒其实是冬天的墓志铭。

上一篇 [胡有琪]《远山》(外二章)
下一篇 [胡有琪]《上善如水》

我来说几句

验证码:

评论区:已有 0条简评,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