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们》纯文学网»散文诗»正文

《猫和一只苹果的故事》(外二章)

  《猫和一只苹果的故事》(外二章)

  

  文/胡有琪

  

  

  室内无人。

  玻璃窗透过的阳光很低柔和,也很温馨。

  沙发上,一只猫咪惬意地伸着懒腰,懒洋洋地叫着:妙、妙、妙。

  

  它的叫声没有人理会。茶杯只是捂着嘴笑。

  而一只苹果却坐不住了,身子开始扭来扭去,动了凡心,脸色渐渐活泛起来,生动起来,有了水色,有了红润。

  它开始想入非非。

  它想那只猫能够拥它入怀,吻它,亲它,爱慕它。

  它讨厌人的大嘴巴一张开就大口大口地啃它,一点也没有情调。有的人一张口,还喷出满嘴的烟臭味,让它恶心死了。

  它活着,就是一首诗。但是如果被人一宠爱,诗意立马消失,残骸一塌糊涂。

  想到妙处,苹果也伸了伸懒腰,也想叫妙。

  瞬间,它自己也笑了。它是苹果,是无法开口的,猫不知道它的心思。

  

  猫叫够了,卷着身子开始睡觉。

  而苹果也收起了心思,五心朝天,开始打坐修行,不再想入非非。

  无人的室内,猫和苹果相安无事。

  刚才发生的故事,对猫和苹果来说,都是虚构,并不存在。

  猫还是猫,苹果还是苹果。

  窗外,阳光明媚。

  

  

  《那碗饭》

  

  

  刚盛出时,饭还冒着热气,一脸笑容。

  可是刚上桌,主人就被手机匆匆忙忙的铃声喊走了。

  饭耐着性子一等再等,钟却没有耐心,时针分针照走不误,转了一圈又一圈。

  主人没有回来。

  饭终于成了冷饭。饭的脸也终于成了冷脸。饭的爱情再也无法保鲜。

  

  这屋干净。

  没有蟑螂,也没有蚊子,更没有老鼠。

  那碗饭既没有人吃,也没有鼠啃。

  那碗饭很完整,筷子也很规矩,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始终保持着固有的姿势,等着献身。

  可是,由于生活中的一个意外,无形之中就改变了它的一生。

  它没有成为人们的食物,也就没有走完自己的路,完成自己的轮回命运。

  它还是饭,而且是不折不扣的剩饭、馊饭,无人疼,无人爱,无法往生超脱。

  

  命运。逃不脱的命如锁,锁住它所有的梦。

  那碗饭百无聊赖,叹了一口气。

  它想起了它的祖先,在饥荒年代振臂一呼,曾是多么的风光。

  那可是救人无数,功德无量。

  如今,在这么好的岁月里,它却成了弃儿。

  

  主人说不定明天就会回来。

  但它已经注定会被命运抛弃,成为垃圾。

  那碗饭闭上了眼睛。眼角,慢慢地滴下了悲伤……

  

  

  《苦瓜》

  

  

  经历过太多的悲欢离合,甜不说甜,苦不说甜。

  一张脸尽是皱纹

  笑话从皱纹里挤出来,听的人往往苦笑。

  

  习惯了丝瓜的一张吊脸,面对南瓜滑稽的胖脸也不埋汰。

  冬瓜那么瓜,苦瓜不说废话,也不说瓜娃子。

  日子再苦,苦瓜也瞧不起黄瓜,一开口尽说黄话。再温馨的故事,都是昨日黄花。

  北瓜前来攀亲,最后啃了一口的苦味道,眉头都皱了起来,扭头就走。

  北瓜是北瓜,苦瓜还是苦瓜。

  原以为和甜瓜在一起,会改变生活的质量。谁知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甜瓜总是自恋,苦瓜却动不动关心民间疾苦。

  人苦,苦瓜苦。人不苦,苦瓜也苦。

  在人们吃西瓜的时候,苦瓜却总是躲藏得远远的。她知道,此时显身,是自讨苦吃。

  

  在医生的一张处方里,苦瓜总是暗暗的念经,苦度众生。

  不管啥人,她都一字一句地注释清热解毒的经文。

  此时,她的苦瓜脸不再是苦瓜脸,而是一脸大慈大悲。

  

上一篇 [胡有琪]《冬天里的童话》(外一章)
下一篇 [孤独哲]坚强先生的独白

我来说几句

验证码:

评论区:已有 0条简评,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