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们》纯文学网»散文»正文

寒夜的梦

  寒夜的梦

  

  从前,有一个哪儿也去不了的年轻人,给自己的思想安上了一对翅膀,这样他就可以去任意一个地方旅行——只要他能想象得到。

  

  这一次旅行从寒夜开始,年轻人首先进入了深邃的太空。那里并不是像我们在地面看到的天空那样:白天是那样的明朗,而夜间则是繁星满天。其实那里没有白天和黑夜之分,到处是漆黑的一团。即使是太阳那样的恒星,当背对着他的时候,眼前是伸手不见五指,而当面对着他的时候,他是无边无际的黑幕中的一个巨大火球。是的,伟大的太阳,也在重重黑暗的包围之中。但是,他是那样的忍耐和恩慈,他不停地燃烧着自己的躯体,巨大的能量冲破黑暗的吞噬,给遥远的地球送去光和热。

  

  然后,年轻人回到地球,去看看那些在黑夜里等待太阳出来的人们。

  

  这是一个几乎一无所有的人——除了对明天的期望。黑夜是那样的漫长,他点燃了一小块蜡烛,微弱的烛光照亮了他的小屋,为他驱走了一小片黑暗。他向四周望去,黑幕的包围依然是那样厚重,但是他已经不再长叹,因为他坚信,在漫漫长夜里,阳光布满了整个星系,而地球在不停地转动,载着他走向明天。

  

  这是一个夜行人,他的心灵上披着枷锁,他的脚步上套着锁链。在子夜的旷野中,他迈着沉重的步子踏上了求索的旅程,他拥抱夜,夜的回答是那样的朦胧,他拥抱风,风的回报又是那样的冰冷。于是,他想变成天上的恒星,用自己的光和热,去和所有恒星的光和热交融,让整个宇宙都变得自由、光明和温暖。

  

  现在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年轻人向东方望去,先哲们依旧在汹涌的黑暗的浊流中无畏地搏击着,他们的智慧和勇气、人格和爱心,化作一道道的晨曦,向着远处暗夜中的人们送去黎明的福音。年轻人认得他们中的很多人:有孔子、伊索、伽利略、哥白尼、林肯、马克思、南丁格尔,等等。毫不奇怪,那里面没有一个是活着的时候把自己吹捧得很伟大的人。

  

  “黑夜让我的翅膀很沉重,我应该让自己轻松一些”。

  

  年轻人这样想的时候,他马上就到了春天。

  

  窗下的蒲公英已经开花了,枯草下的碱茅长得油绿油绿的,它们都是最耐寒的植物。但是,放眼望去,大地还是一片衰草凄迷的景色。西北风从旷野中掠过,它粗暴地呼号着,拼命地抖动着残冬的枯枝败叶,冬天的大地是它的舞台,它是很不情愿从这个舞台上退下去的。但是,无论西北风怎样肆虐,也无法掩盖那幼嫩的芳草。春天无所畏惧地走来,她的脚步是那样的坚定。

  

  终于,东风带着细雨飘过来了,年轻人的心在雨的时空中飞行,在雨丝中弥漫,随着雨珠跳动。初春柔美的雨景使他变得像小雨滴一样轻盈而又透明。

  

  他看到杏花开了,初开的花朵是那样的洁白,散发着馨香的气息,那些越冬的蝴蝶和蜜蜂马上就飞过来了。接下来是月季花开了,它是花期最长的花卉,美丽的花朵从初春一直开到秋末,到了霜降以后,它们会产生最浓烈的香气。接下来是丁香,它开放的是那样的热烈,就像满天的星星一样。盛夏到了,玉簪花开了,在清晨的阳光里,在微风的吹拂下,它是多么的娇嫩而又美丽,它叫玉簪,但是任何一个美人儿也不配把它插在自己的发髻上,它自己也无意于此。秋天到了,田野中的水沟里盛开着雨久花,它那嫩绿的叶子像心,花朵的蓝色像梦,无比的纯洁而又淡雅;荒原上行人踏出的小路旁盛开着马蔺花,它那天蓝色的花朵向四处喷射着诱人的芬芳。是的,原野中有很多这样的花草,它们是那样的纯净,纯净得一尘不染,给人的感觉,比那些摆在客厅里或栽在花坛里被人侍弄的名花自然而又美丽得多。

  

  “凡是和人世接近的,难免要受到熏浊,因为到处是名利时代的噪音,人们制造了太多的垃圾和尘埃。我实在不能容忍新生的被腐朽的占有,美丽的被肮脏的玷污。”

  

  年轻人这样想的时候,夏天的暴风雨马上就来了。狂风吹起了尘雾,乌云翻滚着遮蔽了长空,闪电挥舞着,雷电轰鸣着,瓢泼大雨激荡着。暴风雨以那不可阻挡的气势毁灭着腐朽,涤荡着污浊。接着就是冬天的暴风雪。狂热的风儿呼啸着冲击着,欢快而又热情的雪花旋转着飞舞着,天和地没有了区别,到处是白色的喧腾的雪。暴风雪带走了刺耳的喧嚣和游荡的尘埃,覆盖了大地上的灰色,原野变得苍苍茫茫,于是在宁静而又清新的早晨,年轻人便走到那原野里去。

  

  “地球在不停地自转,也在不停地绕太阳公转。因而即使黑夜来了,光明一定会再来;冬天来了,春天也一定会再来,美丽,还有生命,不会因为一个寒夜,就永远凋落。”这是年轻人得到的启迪。于是他结束了这次旅行,他要开始工作了。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陈耀光]善始与善终

我来说几句

验证码:

评论区:已有 0条简评,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