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们》纯文学网»散文»正文

“守心一处,止步此间

  博尔赫斯的那句“如果有天堂,天堂应是图书馆的模样”为广大读者所津津乐道,而一家有魅力的书店,亦是文艺青年的精神栖息地。

  

  冲着“全国最美书店”之一的标签,我来到了止间。

  

  据说2016年2月建成的止间耗资800万元,其颜值与内涵果然不凡。这里的灯光恰到好处;落地窗旁陈列着精致的工艺品;一棵小树上挂着写满了读者们小牵挂的书签“树叶”;墙壁上挂着各种传达出艺术之温情的中国画;阅读区的桌椅有着我从未见过的舒适;陈丹青讲解艺术的节目引人驻足聆听;恰到好处的音乐流淌着书思,呼唤着你内心深处的气质;天花板是拓片的设计形式,集书法之灵气……整个书店没有一个多余而不耐看的角落,极大地发掘了对空间的审美化利用。

  

  书店之大,大在其思想文化的密度。在止间,你没有身处新华书店的那种迈大步快速走动的念头,因为每一步都怀着纠结与不舍,每一步都是一场精神探险与美的历程。这里是文史哲艺的专场,言情类、玄幻类、悬疑类小说是没有安身之处的,我不由得暗自欣赏店主特立独行的追求——关乎人文,关乎精神价值。

  

  我小心翼翼地抽出想要了解的书,不让她与书架发出碰撞的声音,生怕惊扰了藏在里面的丰盈而可爱的灵魂。我能感受到一册册书所独有的性格,或深沉,或温润,或悲悯……屏气凝神之中,形成了一个语言艺术的磁场,各家言论闪现,各家思想交锋,我则默默地倾听。

  

  几个读者或坐在舒适的长凳,或驻足轻手翻阅,于静之中悟书语。看厌了千篇一律的读书姿态(其实是故作姿态)——书、阳光、茶等元素堆砌成的所谓“文艺”“清新”闲适散文,我觉得读书不应该是作秀,一切都应该自然而然。那些作者不谋而合地炮制这样的意象是抱着怎样的心态呢?

  

  止间有人文的温度,有艺术家的个性,没有媚俗与从众。止间,是一个审美共同体。这,是理想主义者的精神家园。

  

  止间生活志微信推送里有署名醉舟的作者献给这家书店的一首诗:

  

  “我们不说话

  

  流动的书海构筑语言

  

  城市夜晚最后一家书店

  

  安躺我止步的此间

  

  黄昏树梢上沉睡

  

  流浪的晚霞潋滟春水

  

  俄而风定星空尘土

  

  误入谜潭藕花空无

  

  书无意掀风起浪

  

  页与页隔着浩海城墙

  

  偶而灵光闪耀心潮翻涌

  

  以鲜花、乐声绝对诚实的感动

  

  我们读书咀嚼生活无味

  

  我们摒弃游戏与虚无作对

  

  摒弃目的无休止的娱乐谩骂

  

  卸去装裹如初临大地一丝不挂

  

  以一个下午留驻止间

  

  聆听少数人沉默

  

  以白发计算仓惶的日子

  

  以无用抵抗无用

  

  以理想主义的光辉战胜乏累

  

  手握利剑斩断风雪

  

  二十岁的梦四十岁不晚

  

  我们的黄金埋藏这个时代”

  

  

上一篇 [陈耀光]善始与善终
下一篇 [陶醉的青瓷]日照红

我来说几句

验证码:

评论区:已有 0条简评,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