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们》纯文学网»散文»正文

儿行千里!

  高考完毕,分数下来,为填写哪所大学,软硬兼施地斗争了一个星期,最终拗不过,还是依了他。几天后网上查询录取,接着收到通知书,一切尘埃落定!

  

  买手机,电脑,同学聚会,旅游,更多的是躲在房间里玩游戏。而之前惯常每天的例行之事,不再按时按点,家里的生活节奏放慢,变得随意而懒散。

  

  搬出在淘宝上买的零零碎碎的杂七杂八,两只箱子一个大背包,装满各类生活用品,床铺被褥,还有四时衣物,内外兼备,分门别类一一放好,并写上标签,防他到时候搞错。

  

  所有一切准备,就等着九月中旬开学。

  

  昨儿中午有事,没来得及买菜,赶回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一进门,难得地看他没玩游戏,而是站在了门口:“怎么才回来,我饿死了!”

  

  “饿了不知道先找点东西吃啊!”

  

  “我以为你快回来了。”

  

  不及换下工作服,匆匆去厨房,回头问:“做饭太慢了,就下面条吧?”

  

  “呃……好吧!”听得出来老大不乐意。

  

  也没管他,从冰箱里拿了一块肉,两只青椒,关照他:“你在电磁炉上先把面下好,我这很快的。”

  

  我洗完准备切丝,就看他像个没头的苍蝇一样,问我拿哪个锅,放多少水,然后盯着电磁炉研究了一会儿,终于按下开关。又问面在哪儿,放几把合适,盖上锅盖,不多久就漫出来,又慌忙打开。我说你把锅盖开条缝,待会儿加点水,拿筷子搅搅。他拿着锅盖,又问加一碗水够不够,顺时针搅还是逆时针,怎么知道面熟了……

  

  我这儿浇头都做好了,他那儿面还没出锅,赶紧过去一看,已经有点糊汤了,忙盛起来。

  

  烂了的面,一拌都断了,只能将就着吃,他把半碗面都拨到我碗里,青椒肉丝就给他爹留了一点点,边吃还边抱怨说什么,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一高考完,就不把他当回事儿了。直接从四菜一汤下降到路边摊的档次。

  

  我说:“知足吧,现在还有人给你弄,等下个月出去了,我你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学校有食堂,外头有饭店,人在家中还有外卖,自古以来咱们中国人,讲究的就是个民以食为天,只要你有钱,没有你买不到,只要你想不到!”

  

  “那你的钱呢?”

  

  “嘿嘿,咱俩谁跟谁呀,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跟自己老头还客气啥呀。再说我这不是还没挣钱嘛!有朝一日等我挣了钱,保证顿顿大鱼大肉侍奉您老人家,您老再下个三五年的本儿,就等着享福吧!”说完躲过我打过去的筷子,拿了个面包,带了瓶牛奶,又回房玩他的电脑去了。

  

  我只能加点盐,倒点酱油,吃着这一大坨面,好笑之余还有那么点伤感。

  

  遥想当年,我那也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油瓶倒了都不带扶的。这呼啦啦小二十年过去了,期间恋爱结婚生子,父母相继去世,几遭变故,生生就把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主儿逼成个全能家庭煮夫!

  

  尤其是把个八斤八两的肉球球,肩背手抱,把屎把尿领到上学。又早接晚送,又哄又吼进了初中,青春期恩威并济,小心动向,总算迈入重点中学的门槛。高中三年,这多年父子成兄弟,纵得我儿跟他老子是直呼其名,没大没小!

  

  历经十八年寒暑,苦度春秋,终于单打独斗,即将走出老子的地头……

  

  唉,儿行千里母担忧,谁说当爹的就不愁?再不舍也得放手啊,只愿我儿此一去,高飞远走,莫负少年志,力争上游!

  

  

上一篇 [南山秋舜]青蓬
下一篇 [梅开二度]麻吉篇

我来说几句

验证码:

评论区:已有 0条简评,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