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们》纯文学网»散文»正文

走进鱼鲜村

  走进鱼鲜村

  

  距南雄市东部约30公里,有个闻名遐迩的鱼鲜村,现有466户人家,2170人,以王姓为主,另外还有李、黄、温、叶等姓。该村以山地为主,水网交集,村民种植黄烟、朝天椒、花生等经济作物。

  

  蜿蜒的红条石小径和碧绿的水塘间,坐落着一片并不起眼的建筑。一眼望过去,大门没有门扉,各有一座青砖灰瓦的房屋侍立两旁,不经意地慢慢走近它时,佛仿沿着千百年历史长河溯流而上,感受古老文明越来越清晰的脉博在跳动。

  

  这便是先祖堂,前大门左右竖两面特大的石鼓,大门上方石质匾额上有“江左名家”四个阳刻大字,两侧都有一幅人物纹石雕。左雕描绘了大树虬枝下6名马上人物,有的急行,有的手持大斧,右下角一名佩剑的士兵正在禀报军情;右雕刻着房屋,僮仆和文臣模样的内容。合在一起大致寓意“出将入相”。东晋王朝居江南一隅,王业开创和守成中,外有王敦掌握兵权,内有王导左右朝政,在京做官的兄弟子侄有20余人,王导更是历仕元帝、明帝、成帝三代君王,出现了“王与马,共天下”的局面,也为王氏赢得了“江左名家”的美誉。

  

  跨过大门,循阶上至祠堂正门,其上门石匾刻有“驷马荣登”,两侧有人物纹石雕,字的下一方是双龙拱珠浮雕,中间是先祖官服坐像。正门背后上方匾额为“槐荫云礽”四个阴刻大字。

  

  走过天井,就到了内厅。内厅由三对石柱和一对木柱承托着,后面两对石柱之间的上方没有屋顶,直通天宇。石柱为八棱形,上刻对联。这几根石柱风格各异,行、草、楷、篆都有,雕刻方式,同时存在阳刻、阴刻和线刻,是先祖堂的一大特色。柱基座由青砖制成,每一侧面都刻着象、麒麟、八仙等不同图案。内厅左右两面墙壁绝大部分被粉刷成白色,“大跃进万岁!总路线万岁!”等红色大字赫然其上。这自然破坏了古祠堂的整体性,但又何偿不是另一端历史的见证呢?

  

  粉色条石铺就的石道上,绿色植物从石板缝隙间滋生蔓延,与一旁枯草堆相映成趣,演绎着兴盛与衰败的亘古命题。前方立着一座石牌楼,夹在两层楼的砖房与矮墙之间。其四柱三开间二楼形制,通体粉石建造,二楼屋顶右端近三分之一已缺损,石牌楼留下火烧烟熏后的黑色印迹,深浅不一。中央开间的匾额正背面分别刻着“古晋名家”“关气团和”字样,四周绘刻着卷草纹饰。匾额上方的额枋雕有人物纹。

  

  整座牌楼屋顶出檐很小,因石料重,要避免顶端过于庞大以保证整体稳固。世盛堂天井上方屋檐间,左右夹沟滴水处分别刻着“光,龙飞”和“明,凤舞”木雕装饰。

  

  先祖堂左边是王云飞、王云展花厅,面积宏大,工艺考究,结构精巧。经过几十年的风雨洗涤,花厅已风光不再,只剩下一面照墙可以一窥当年的盛景辉煌。

  

  南雄曾流传这样一种说法:弱过的书房,上溯的村场,浆田的鱼塘,白胜的祠堂,鱼鲜的庵场。这庵场,说的就是南亩镇鱼鲜村的花林寺。

  

  据说花林寺比鱼鲜建村还早,最具灵性,乾隆皇帝南巡时曾在寺内休息过。寺大门一副耐人寻味的石刻对联。上联:“佛法恁么新忍草昙花呈一色”;下联:“皇恩何以报山呼嵩祝庆千春”。原寺内建有三殿一堂二庙,即六祖殿,太子殿,三宝殿,大慈大悲观音堂,闹三界大将军华光庙和关帝庙。

  

  鱼鲜村原先叫鱼产,后称鱼溪,清朝末年改称鱼鲜,并一直沿用至今。《广东古村落》说南宋乾道五年(1169年),三槐后裔王德显在广州任教谕满归家,看到这里山川秀美,雨水充沛,土地肥沃,于是立志在此筑屋定居,繁衍生息,成了南雄市南亩镇鱼鲜村的始祖。

  

  而全安中学退休老师王长征查1910年编《太原堂王氏五修族谱》,认定是南宋右丞相文天祥麾下将领王日遵收复赣州、南雄事败,与兄弟王日进于公元1277年定居鱼鲜。后王日进分居邓坊镇赤石,王日遵次子王福明分居乌迳镇高陂。因此,王日遵兄弟才是鱼鲜村开基人。

  

  谁是开基始祖,暂且无需厘定。先辈们经历了多少次迁徙,多少次披荆斩棘,得以在山川田野间生根沉淀,这些古村落丰富的文化内涵和厚重的历史价值,是乡土文化的活化石,也是岭南文化的重要载体,是祖先留给后人的一笔宝贵财富。

  

  2008年12月,广东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省民间文艺家协会评定广东省首批古村落27个,南亩镇鱼鲜村榜上有名;2009年12月又评定公布37个古村落,黄坑镇的溪塘村也入选。

  

  南雄市坪田镇也有值得骄傲的文物古迹,一是都统庙,二是坪田古塔,庙是解放初期破四旧时拆毁,古塔则是1974~1975年间,何光禄任公社书记时建人民会场拆毁。千百年自然灾害奈何不了的文物,竟毁于人为破坏,可悲可叹!

  

  

上一篇 [耸耸肩]空想
下一篇 [雨田草]别了,我心爱的“姑娘”!

我来说几句

验证码:

评论区:已有 0条简评,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