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们》纯文学网»诗歌»正文

【诗弹水浒39】《病尉迟.孙立》

【诗弹水浒39】《病尉迟.孙立》

文/胡有琪

这一生最羞于说出口的

就是醉酒 和弟媳曾经有过一腿

她又是个母大虫 动不动就爆粗口

要端出这盘菜宴客

罢 罢 罢 这辈子算是被她拿住命脉

随她喝三吆四

那年 她吃了解珍 解宝的软处

竟逼着我劫牢狱 走上一条当归路

我堂堂登州兵马提辖 真的是病入膏盲

病了

有时 我还是忍不住叹气

可惜了那顶乌纱帽

这一生最值得回忆的事不是单鞭战双鞭

让呼延灼下不了马

而是用同门之谊欺骗了栾师兄

梁山打不下祝家庄 被我几口酒就轻易地拿下

但这有点让宋江和兄弟们的面子下不来

他们总是用一种说不出味道的眼神斜看我

让我有如芒刺在背 低头

排座位时 结果可想而知

我的椅子只能在地煞群里喝闷酒

好在我不吵不闹 认命 命也够长

征方腊退休后 还能在野外看一轮夕阳西下

老了的顾大嫂再也不说当年那件破事

当着孙新的面 她看我也是一脸的温馨

上一篇 [陈炜潘]相逢
下一篇 [拉萨唐熙]高原秋天的味道

我来说几句

验证码:

评论区:已有 0条简评,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