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们》纯文学网»小说»正文

川藏线上的中国解放军(十)

然后,他继续维护车子,好像把车子当作自己的心爱之物似的。

到了晚上,连长特地让伙房为周排长做了一次饺子,为他送行。

“连长,现在我们国家有困难,人民的生活也不好,我们部队也不要搞特殊。”纯朴、善良正直的周排长对连长说。

“我信心我们的人民会支持我们的。”

“连长,你把煮的饺子拿跟战士吃。”

“这不行。你明天就要回江苏镇江探亲了。到时,你到了妻子和两个儿子面前,这样瘦,这咋行!”

“连长,这没有什么,我们国家本来就困难,哪有这么多吃的。”周排长说。

“好了,别说了。快吃吧。”马连长催他。

29岁的周排长没有法,连长硬要他吃。他只好吃了。连长在他身边坐下,陪他吃;自己也少有吃饺子。

……

第二天早晨,马连长来到排长宿舍,看到周排长已经吃过饭,行装准备好。就说:

“走吧,我送你。”

“不,你还要忙军务。”

“没关系。”耿直纯朴的马连长说。

然后,性情直爽做事干脆的马连长一下提着周排长的黄色旅行包,走出营房。战士们在门口也送自己的一排长。

他们走到了汽车连的大门口,马连长特地对老周说:“我希望你明年一月回来。”

周排长明白连长让他耍满假回部队。不希望他提前回来。他想道:我一定要赶在向西藏运送物资的12月24日回来。不能让经验不足的战士们在大雪天没有指导的情况下行车,这会要了他们命的。

老周没有回答连长的忠告。他还是转过脸,对把他送到大门外的战友说:“同志们,回去吧。别送了,等会还有军务。快回去吧!”

“排长,一路平安!路上要小心!”战士们殷切地说。

“我一定小心。”

然后,周排长就走了。

解放军一排长周有建,就心里来说,他还是很想和自己妻子一起,也更想看看自己的两个只有四岁、二岁的儿子。

他已经三年没有回家了,据说,他和妻子结婚七年,就回家四次。

周排长在成都火车站看到人流匆匆的站台,人声嘈杂,这个提着黄色旅行包,那个扛着一胀鼓鼓的不知是装了什么东西的大麻袋等往停在站台的绿色火车车厢积极上车。在车站一边或在往后,就是往西是车站的工作房、候车室,而在候车室等外是成都非常繁华的街市。在车站往东是一大片的平地。这时,人要显得少了,没有刚才那么热闹,因为这个时候已经有很多的旅客上了火车就等十分钟后开向中国东部。当然,到江苏南京还要转车。

周排长上了车坐在座位上,一边看着车窗外匆匆来往的人,一边想着自己一定要在下个月12月下旬赶回部队参加向西藏运送物资的事,后才想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和老婆玉燕。他想到自己每次回去,玉燕是那样疼爱他,不让他做事,有了儿子或儿子降生后,自己就匆匆回部队了,把两幼小的儿子留跟老婆照顾。现在,玉燕不知受了多少罪?想到这里,这个厚道的好汉军人就觉得对不起自己老婆。想到老婆把自己的儿子辛苦养着,心里就非常愧疚不已!想着想着,周排长眼睛都红润了。他决定这次利用探亲25天时间,多为老婆干家务活,多待孩子。也许这样,才是报答老婆的最好方式。

在这样的思绪中,火车那高亢又响亮的汽笛声忽然响起。周排长才动一下,马上意识到火车要开了。他就不再想了。他觉得只要火车开了,要不了四天,他就回到江苏镇江的家,看到思念的老婆儿子了。

渐渐地,往东开去的列车出了由四五道细长铁轨横列的着成都火车站,以及在铁轨边的水泥站台和绿色的房棚略往铁轨边伸展过去,还有挂在站台铁柱上的高音广播,播放着非常欢快的《迎宾曲》。

周排长看到在车窗外的一横长的站台上,还有一些送亲人、朋友的人,有的喊道“再见了,明年你一定回成都等等。”的话;有的还跑上几步,似乎还有没说完的话等等,这时,站台上,人少了一半,比刚进站时,那种热闹一下就冷去一小半了。随着火车不断前开,那位于车站两边的房子,比如:调度室、职工宿舍、长长的库房等就越来越快地退到后面去了,还有那成都火车站外的成都城的忽高忽低的房楼也跟着退到后面去……

四天后的下午,从四川成都坐火车的周排长到了江苏镇江。

一两年才探一次家的周排长提着一个大的浅黄色旅行包,终于回到了家门口,已经是18点了。他看见自己老婆在门外的灶头做饭,两个儿子:大儿子四岁、小儿子两岁长得又白又红的圆脸,坐在小板凳上耍玩具,一声不吭,非常的可爱有乖!

背着身子做饭的她老婆就转过脸,她当然是一边做饭,一边照看两个幼小儿子。这时,她忽地转过脸,想看看自己两个幼小儿子,就一眼看到了站在地坝边的风尘仆仆的、不知好久回来的军人丈夫一一一周有建,看到他目光急切而充满父爱的神情看着自己儿子,一张非常俊逸的方脸充满了多年不见亲人的茫然,整个人显得老气了。

“有建,你回来了!”妻子在十分吃惊意外中,说。

然后,妻子跑向自己丈夫,十分惊喜!跑近了,不知道说什么好。

过了很一会,她马上侧脸对在一边两玩耍的儿子说

“小兵!小军!你们爸爸回来了!”“这就是我的儿子?”丈夫问。

“嗯。”

周排长顿时涌起一阵热烈的父爱,自从儿子来到这个世界,他就看见过大儿子一次,二儿子第一次看见。因为,他妻子生孩子时,他还在部队和在西藏。他情不自禁地放下旅行包在地上,几步快到两个在那里耍的儿子身边,弯腰蹲下,抱起自己最小的儿子,不由得流出眼泪来。看到抱在自己军人丈夫怀里的圆圆而白净脸、黑黑眼睛的儿子,他妻子在旁说:“叫爸爸,小军!快叫爸爸!”

二儿子只是看着自己陌生的爸爸,就如看一个生人。

只有四岁的儿子叫了一声爸爸。周排长看到自己两个儿子、老婆、一家人在一起,心里非常幸福!从第二天起,周排长帮老婆做饭,送大儿子去幼儿园,抱着小儿子和妻子去菜市场买肉菜,一家人过的是那样甜蜜幸福。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清林边]川藏线上的中国解放军(九)

我来说几句

验证码:

评论区:已有 0条简评,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