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们》纯文学网»小说»正文

川藏线上的中国解放军(九)

杨连长和李副教导员回到兵站宿舍里,战士们已经睡熟了。两人洗了脸脚,就上床很快睡着了。

第二天,杨连长、李副教导员起床后,和战士们就吃了兵站做的早饭:馒头、咸菜、稀饭。过了很一会,就准备行车了。

昨天晚上,19岁的战士小何在睡觉前,听战士们说怒江天险,就好奇而心抖。现在,看到自己班长吃过饭,就非常积极地开始准备行车检查,好像自己的生活内容就是行车,别的在陈班长的心里都是其次的。

“班长!班长!”小何喊了两声。刚要走近站在车旁在检查车的老班长身后。陈班长就转过身,问:“小何,你喊什么?”

“班长,你怎么就开始检查车了?”

“嗯。过不了多久,我们该离开这里了。我想再检查一下车子有没有问题。”

说完,陈班长也没打算继续和小何说下去的意向。就走到车头,站上去,打开车盖,检查里面的发动机、活塞、油管等。小何站在车头旁,心里想的是问自己班长的事。

“班长!”

“什么,你说。”戴着绿色军帽的陈班长把他在机头里对着一一一全是交叉的管道和一些擦得干净的发动机等的脸侧向机头外站着的小何。

“听说怒江很难通行?”

“还有更险难的。”

“那是什么?”

“很多。比如你听说的二郎山、雀儿山 等。”

看到小何听着到这里,就抖了下。

陈班长说:“小何,我们解放军是不怕这个的。我们每一个战士应该以国家人民的利益为重。”

小何要面子。还把他团脸一歪:“班长,我没有害怕。”

“只要是人都会害怕。我们解放军也是人。”陈班长明白小何的意思:这个时候,军人的荣誉是很重要的。就说:“没什么。等会就要出发了,我们准备吧。”

“是,班长。”

这时,从连部白色营房出来的杨连长和李副教导员向停摆有十辆军用汽车的操场边走去。杨连长还是腰紧系朱红色皮带,无论什么时候,他都要保持一个革命军人的军风纪。

他看到自己战士站在一排过去的黄绿色汽车头旁,看来每一个战士正等着他和李副教导员,也等着他发出命令。

然后,杨连长就走到战士们的跟前,喊道:

“同志们,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连长、李副教导员。”

“好,出发!”

然后,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战士,如真正上战场般,回身,急步跨到驾驶室门前,伸出右手迅速打开黄绿色车门,非常利落地上到驾驶室里,把门关上,然后,发动油门。一会,接着还是一辆辆汽车依次开出了兵站大门。杨连长和李副教导员在第一辆车上,向前面开去。

每一辆车开出大门上方一块长木板上写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安平兵站”的大红字的大门。然后,一辆辆车如鱼贯而出般地依次出来了,渐渐地向安平车站前面的(往西)公路较快开去,也渐渐地在车后的兵站的几座白墙平房和它后面的褐绿色山就渐行渐远了,之后,就被后面开动的车挡住,不久车拐弯,就看不见了。他们向通往西藏的公路开去,那么,在前方很远的险峻山崖、高坡、深谷就会来到……

现在,趁杨连长和他战士们在行车的过程中,让我们跟亲爱的读者讲讲解放军汽车连一排长周景山的故事。

28岁的解放军排长周景山,1956年从江苏盐城参加解放军到了成都军区汽车连,他19岁。他是一个进步的,以公为重,以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事业和荣誉为生命,绝不贪图私利的,脾气急的解放军一排长。自从成了一名解放军以来,他和自己战友常年累月在川藏线上来回向西藏运输战备物资,已经历了无数险情。他24岁结婚,是1961年的时候,62年生了一个儿子,63年生了第二个儿子。

同样,结婚近七年的周排长只回了四次江苏的家。对自己儿子和妻子只是心里想,也没有挂在嘴上,把他全部心血倾力用在军事工作上直到一九六六年近十一月。

这是十一初的一天。

他的老连长31岁的胡平安走进了成都军区汽车二连一排的营房,看见周排长没有在房里。

“你们排长呢?”胡连长问房里的几个战士。

“连长,一排长检查汽车去了。”有一个较高的战士回答。

然后,胡连长就走到二连的一个非常大的地坝上、在那边的青砖围墙下,停摆着一长排汽车,看到周排长在查看车子。

就走近他:“老周,你还在忙呀?”

“是呀。过不多久,就是向西藏运输物资的时候。”

“来得急,还有近一个月。老周,你过两天回江苏盐城,看看你妻子和孩子吧。”

“连长,这怎么行,再过二十多天就要上川藏线了。”

“不,你一定要回家。”

看到连长非常坚决,周排长就只好同意后天回江苏镇江。

上一篇 [清林边]川藏线上的中国解放军(十)
下一篇 [清林边]川藏线上的中国解放军(七)

我来说几句

验证码:

评论区:已有 0条简评,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