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们》纯文学网»小说»正文

怨妇!

  “哎……”犹豫了好久,他终于叫了一声。她回头看着他,淡淡的微笑。他的妻子也抬起了头。

  

  气氛,突然间变得有点尴尬。随即他的妻子揽着身边那个八九岁的男孩,轻声对丈夫说:“你们聊吧,我带孩子去那边看看。”说完礼貌性地朝她点了点头。

  

  女装专柜外是商场供顾客休息的场所,有各式饮品和小吃。找了一个略偏的角落,面对面坐下,他点了杯咖啡,她只要白开水。

  

  “还是不喝饮料?”他问:

  

  “习惯了!”她答:

  

  各自端着杯子喝了一口,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拿出一包烟,看了看她,又放了回去。

  

  “咱们……有小十年没见了吧?”

  

  “差不多吧!”

  

  “芸芸上大学了吗?”

  

  “还没,今年刚高三。”

  

  “成绩怎么样?”

  

  “平时考试还可以,看发挥……呵~上学这方面……随你,有点儿天分。”提到女儿,她的话多了一点,第一次正面对着他。

  

  他……除了胖一圈,没什么太大变化,从仪表气度来看,应该生活得很好。

  

  她还是老样子,稍有些憔悴,依旧还是素淡,随性,悲喜不怎么形于色。

  

  “刚才……你是不是早就认出我了?”他盯着她:

  

  “嗯!”她又恢复了简短:

  

  沉默了一阵,他缓声问:“这么些年,你为什么不接受我的帮助?”

  

  “女儿的抚养费我拿了!”

  

  “……那些是应该的,其余的……算是弥补一下……”他垂下了眼睛:

  

  “呵~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恨你?”她轻轻笑了,突然问:

  

  他没有说话,抬眼发现她神情间竟有些戏谑,也笑着反问:“难道你不恨?”

  

  她没有立刻回答,把杯子拿在手里握着,停了一会儿才幽幽地说:“也说不上恨,知道你们的事儿之后,也就当时有点拐不过弯儿来,接受了就好了。”

  

  “当初你要是没那么干脆,也不一定能离得了!”他这一句是实在话:

  

  “怎么?你当陈世美,还得拉着我演秦香莲,别忘了《铡美案》最后可是要掉脑袋的。”她“咯咯”笑出了声,这才是他熟悉的那个她。

  

  他心情放松了:“你不知道,离婚证拿到手的时候,我还是懵的,本来还预备着怎么应付你闹一场呢!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好说话。”

  

  “我也不是好说话,只是没想过电视剧里的情节居然真会发生在我身上,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既然你提出来了,我也就答应了。”她摇头叹息道:

  

  又是一阵沉默。

  

  “不管怎么说,都是我对不起你,也……也对不起芸芸!”他的声音低低的:

  

  “孩子那儿……你也算尽责了,我们之间的这些事情,也没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好聚好散而已,就算闹得天翻地覆,最后还不是那个结果。”她喝完了水,神色又回到了最初的平静。

  

  “呃,听说……后来……你也……没再找?”尽管语气期期艾艾,但这应该是他今天最想问的。

  

  “没!”她没有过多解释,只面色有些黯然。

  

  “难道……”他的意思很明显:

  

  “难道什么?”她的身体微微向前倾了一点,发现他脸红了。她退回,靠在沙发背上笑了半天才说:“哎呀,想来你真是个多情的男人,这一辈子要没点儿故事,怕是也对不住自个儿。别胡思乱想了,好好过日子子吧。你那口子心可够大的,把你放这儿跟我待了半天,连一个电话都没打,是个有肚量的人。”

  

  说着,她起身背上了包,准备告辞。他也随之站起。

  

  “让芸芸努努力,考到我那儿去,将来工作我也帮得上忙。”他伸出了手。

  

  她象征性地握了握,随意回道:“行,我回去问问她。”

  

  她才离开,他的妻子和儿子提着大包小包就出现了,娘儿俩坐在她刚才坐的沙发上,孩子要喝饮料,他带着去柜台挑选。

  

  逛了一圈,她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快五点了,女儿的补习班应该要结束了,就朝商场大门走去。不远处,左边的路口上围着一堆人,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120救护车的笛声响得刺耳。透过人群间隙,她发现了他的妻子瘫坐在地上,嚎哭着一遍又一遍地喊他的名字,旁边有一大滩血迹……

  

  她没有停下脚步,径直到公交站台,心里盘算着待会儿买点儿什么吃的给孩子当晚餐。不一会儿车就来了,乘客不多,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安然坐下。

  

  车行驶得很平稳,渐渐远离了市中心的喧嚣,初秋的风沁凉舒适,她微微仰起了脸,嘴角慢慢浮现出一丝难以自抑的笑意……

  

  

上一篇 [古不为]阿多的心情
下一篇 [王秋石]刀王

我来说几句

验证码:

评论区:已有 0条简评,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