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们》纯文学网»小说»正文

戒指!

  “当”的一声,进了屋她就把那玩意从手上撸下来扔到放钥匙的瓷碗里:“尼玛,穷鬼,装什么装,没钱还想充大尾巴狼,弄块破烂玻璃糊弄人,真当老娘没见过世面啊!”

  

  说完就冲进浴室,快速洗了澡,然后一边化妆,一边瞄着钟……那个人应该快来了。

  

  裹着被子,看他由内到外一件一件穿上衣服,满面红潮未褪的她恨恨问:“你究竟什么时候离婚,老这么拖着算他妈的怎么回事儿,告诉你,老娘这辈子可没这么求过人?”

  

  他慢条斯理到门口,换好鞋,一眼就看到那钥匙碗里的戒指,拈起来道:“哟,这么贵重的东西你就乱放啊,丢了怎么办?”

  

  “我操你妈!喜欢啊,送你了,反正也不值钱,拿回家哄老婆去吧!”她气不打一处来。

  

  “中秋节快乐!”西餐厅精致的台面上,他递过去一只黑丝绒盒子,打开,那枚戒指在淡黄内衬下,绿得晶莹剔透!

  

  “这……太贵重了吧?”她,恰到好处的娇羞,并未拒绝他把戒指给她带上。

  

  “呵呵,不是真的,也别多想,就是个小礼物而已!”握着那只细白娇嫩的手,他不自觉地咽了口吐沫,桌下的腿并拢了……

  

  月色下,小路幽静,两人依偎着,他看着她的手轻轻拂了下一绺额前散落的发丝:“哎,你这戒指……挺不错的,色泽纯粹,质地干净,最难得的是这切工……怕是个不菲之物吧?”

  

  “哪儿呀,人家随便买来戴着玩玩的,你……什么时候能送我个戒指啊?”她笑得特别妩媚:

  

  而他却只盯着那点绿,神色颇耐人寻味!

  

  他,工艺品厂的技师,由他主持雕刻的一块价值连城的祖母绿玉料,短缺了一小角,被控盗窃罪,拒不承认,已经在监狱待了一年。

  

  今天监狱有上级领导来慰问,她作为随从,坐在台上最右边,始终觉得台下第二排那个相貌猥琐的犯人,一双眼睛始终盯着自己的手……

  

  

上一篇 [作家笑以苛]作家笑以苛:让婴儿盖着40万现金睡,咋不上天呢?
下一篇 [作家笑以苛]这是一个关于天才和毁灭的故事

我来说几句

验证码:

评论区:已有 1条简评,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