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们》纯文学网»小说»正文

工伤!

  

  在黑色泛旧的帆布袋子里摸索了半天,兰娣才找到那串钥匙,略有些锈迹的铁圈上,只有两把。短的开纱门,长的开内门。

  半年前才配的,当时阿元还特意在门口看着她试了试,然后放到进门鞋柜上的一只小木盒子里,并关照以后进门就把钥匙搁那儿,方便,不容易忘了。

  兰娣说自己下了班就待在家里,就算出去也都是跟你一块儿,没带钥匙的习惯。阿元笑着说:那留着吧,当备用的也好。

  进了屋,安静得近乎冷清,只有墙上的遗像,阿元还像往常一样笑眯眯地看着自己……

  那天,兰娣的心,也随着他从那么高的地方,落了下去。

  在半年前,阿元和其他几个个同事在他们单位的一座装置塔上更换照明,高空作业,就在活儿快收尾的时候,阿元正把最后一个防爆灯安装上去,他的安全带拴着的那根锈迹斑斑的镀锌管,突然间断了,当时他和其他人的距离,让同事们谁都来不及出手拉住他,四五十米的高度,掉下去就当场就死了。

  事故调查小组据在场的人说:那个防爆灯靠在最边上,虽然还能用。阿元说既然都上来了,不如就一起换了吧,省得以后坏了还得再爬一趟,我们也没在意,谁都能到那管子这么不结实……

  后来,兰娣的兄弟虎子,一次又一次领着姐姐去阿元的单位,为是否是因公死亡,再三反复交涉。因为如果确定了这个性质,不但车间相关领导要承担责任,厂里也会受到总公司通报批评而影响政绩,所以调查人员从事件经过中仔细寻找证据证明,一:阿元到底有没有试验钢管的承受力?

  二:他没有征得监护人员的同意擅自行动!

  他们希望定性为缺乏安全意识和违章作业的问题而导致意外伤亡。

  尽管虎子年轻时也是混社会的,黑白正邪的人都打过交道,但单位领导们个个都是推诿扯皮的老手,本来应该是毫无疑义的事情,硬是一拖再拖,迟迟没有解决。

  上个星期,虎子不知从哪儿打听到厂长的家庭住址,带着姐姐晚上去了。门虽开了却没让进屋,直说有什么事儿到单位解决,虎子一脸凶相恶狠狠道:“看来你们是真不怕再出一条人命啊!我姐夫是这个家的顶梁柱,我姐没工作,就靠打点儿零工,一个月顶多千把块,还不一定月月都有,孩子今年刚考上大学。我姐夫这一走,这家就算完了。好话赖话我都说了,万一我姐想不开有个三长两短,反正你家在哪儿我也知道了,要是把人逼急了豁出去,这天底下就没老子不敢干的事儿!”

  不等对方说什么,虎子拉着兰娣就走。

  坐在摩托车后面,兰娣认真地说:“虎子,可不能胡来啊,姐不会去寻死的,就是再艰难,我有小宇呢。”

  虎子没回头,吼道:“我还真不是吓唬他们,再不闹点儿动静,谁管你娘儿俩的死活呢。”

  第三天,虎子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是阿元单位打来的,先是一套官腔十足的安抚之辞,再列出了制度上的种种不合情理之处,最后才说到重点,试探着提出一个方案,大意为:孩子的学费由单位出,再通过其他渠道,把兰娣招到厂里上班,而阿元的事,看能不能低调处理。

  晚上两家人一起商量,虎子表示不能接受,说赔偿少了不说,谁知道他们最后怎么弄,不能让姐夫走得这么不明不白的。弟媳思忖一会儿道:“如果不答应,他们一直拖着也不是个事儿。咱姐夫那个单位是国营的,收入不错,咱姐去了,必须要求是正式工,这样起码还能再干十年,而且以后退休有保障,这个条件……其实还算合理。”

  最后问兰娣和小宇的意见,兰娣不会算计,她只希望事情早点结束,搂着儿子难过地说:“唉,别折腾了,还是……让你爸走得安宁点儿吧!”

  临别的时,兰娣感激道:“虎子,这几个月多亏有你们夫妻俩忙前忙后的,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看着憔悴虚弱的姐姐,虎子忍不住眼泪,哑着声儿:“姐,你这是把我当外人了。这么多年……姐夫……他怎么待我的,我……我……”。

  话未完,低头泣不成声!

  今天,孩子去上学了,虎子送的。后天,兰娣也要正式去报到了,她在沙发上呆呆地坐了半晌,看到家里实在是太乱了,这半年来也没好好收拾过,强撑着起身开始慢慢整理。

  单独空出了一个柜子,准备把阿元的东西全部放进去,每一件,每一样,都带着他的气息,就好像阿元还陪着自己。

  最后。翻出了一件藏青色毛呢中山装,叠得整整齐齐地压在衣橱最里面,那是阿元的结婚礼服。兰娣还记得他年轻时候的样子!

  后来他发胖了,穿不下,也没舍得扔,只说这么好的料子,丢了可惜,就这么一直放在那儿!

  拿起这件衣服时,一个大大扁扁的塑料袋从里面滑了出来,是医院拍片子用的那种,日期是半年前。

  那次阿元单位体检,后来医院通知,说是肺部有问题需要复检,他好像也没当回事,兰娣追问了几次,阿元说已经去查过了,没什么大碍,就是肺部有点感染,大概是烟抽多了。

  可这里面还有一张病历,上面写得满满的,医生潦草的笔迹,兰娣看不明白,只有两个词,刺一样扎入心里:癌,晚期!

  那天早上,和往常一样,阿元穿好工作服,在门口换鞋。兰娣从冰箱里拿出昨晚盛好的饭盒递给他,嘱咐说一定要热透了再吃。

  “嗯,我走了!”阿元答应着,挎好包拎起了饭盒:

  开了门出去,顿了一下,他又回过头笑着说:“兰娣,我走了啊!”

上一篇 [清林边]七三一 第十章战斗还在残酷地进行
下一篇 [AB13791801180]学生时代

我来说几句

验证码:

评论区:已有 1条简评,查看所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