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我们》纯文学网»札记»正文

听来的故事

  听来的故事

  ●邓秋船

  

  

  (1)四川话与普通话

  阿力、阿俊、阿豪是四川的几个哥们,像其他老乡一样,去到哪里都讲四川话,不习惯普通话。2008年8月,第?届奥运会在北京举行,三哥们商量着去观赏。但那是世界级运动会啊,首都的治安形势要多严峻有多严峻,大街小巷和许多公共场所分布着警惕而精明的便衣警察、武警战士,关切着每一个可疑的细节。

  那天,三哥们刚到达北京西站,川流不息、车水马龙的情景,辉煌的建筑,盛燕的鲜花,令他们兴奋不已。阿俊激动地说:“我们先耍(杀)到天安门,再耍(杀)向奥运会场。”便衣警察察言观色,立即将他们抓起来,送派出所盘问,三人被处以治安拘留7天。

  从拘留所出来,哥们垂头丧气,阿豪埋怨阿力:“当初我叫你别开腔(枪),你偏要开腔(枪)。”“是呀,是呀,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阿俊附和。

  哪知他们的议论引起警方的高度注意,几名便衣一包抄,三哥们接受派出所的调查,处以7天拘留。

  待他们拘留期满,盘桓在大街上,都已身无分文,面临吃喝危机。阿力一拍大腿:

  “麻烦大了,我们一颗子弹都没剩喽。”他们的话被便衣听在耳里,记在心里,又一次落在派出所,结果,照常拘留7天。

  三人白白蹲拘留所21天,奥运会早已结束,靠打零工赚够车费,便急急返回家乡,吸取教训,认真学习普通话了。

  (2)捡回的糖果

  一位母亲赶集的路上,发现一粒糖,想到家里有三个儿子,大的12岁,老二9岁,小的7岁,就顺手捡起,带回家。

  她把这粒糖放在桌子上,叫上三个儿子,当面严肃地宣布:

  “这是我在路边捡回的一粒糖,被虫子咬过,老鼠爬过,不知有没有毒。你们谁吃了,谁就可能肚子疼。”

  说完,母亲离开厅里,剩下儿子们在思量这话的分量。

  老大向糖果注目一会,出去了;老二犹豫片刻,摇摇头,也不敢垂涎,随哥哥而去。老三反复权衡,小食指、拇指、中指捏住糖糖翻动着观察,发觉包装纸还好好的,没弄脏,没破损,心里活泛了:这粒糖没问题,可以放心吃。

  他的妈妈当然知道是幺儿将糖果吃掉的,第二天,还是召集兄弟三,庄重说道:

  “儿子啊,我是不是讲过这糖不一定干净,或许还有毒?现在,糖被老三吃了,要是他出现肚子疼,我们谁也不许理睬他!”

  老大老二异口同声:“肚子疼是他自找的,我们不理他。”

  到底这粒糖有毒不?或者甜不甜?只有母亲的小儿子自己最清楚。老大老二连嫉妒和声辩的权利,也被他们自己轻易地放弃啦。

  

上一篇 [你的学生]儿子的成长故事(一)
下一篇 [阿三123]最好的行业,是能乐在其中的行业

我来说几句

验证码:

评论区:已有 0条简评,查看所有评论»